羽成

推拉 (星辰)

写的真的很...太奇怪的话就略过吧🤦‍♀️
-
被昨天官博的星辰苏到哭泣😭
真的希望他们能一直好好的。
想象中星辰会有青涩的争吵,可这丝毫不影响他们的亲密无间。短暂的分离只会使他们一起走得更长、更远。

这个算是🐬side,没准会有🌟side?
(注:jichen是韩国版星辰cp的叫法,烦恼商谈所里🌟也提到过)

配合各种星辰对视食用效果更佳~

-
你有被人全心全意注视过吗?
那样全神贯注、聚精会神的眼神,因不愿错过任何一个细节而微微放大的瞳孔,和因满溢的宠溺和爱意而勾起的眼角。

钟辰乐有。

一旦撞上那样的眼神,便再也无法逃脱。像是落入了巧克力熬制的甜蜜陷阱,越是挣扎,便陷得越深,越发不能自已。于是放弃挣扎,索性就势沉溺于其中。权当美梦一场,若不戳破,就不会破灭,不会醒来。
一发不可收拾。

-
“辰乐。”
朴志晟只是站在那里,低声唤钟辰乐的名字,就能让他脑中一片空白,眼里只有朴志晟削瘦的身影,还有那一成不变的专注眼神。

-
前几天的签售会上,有粉丝兴奋地和钟辰乐说:“辰乐哥哥,昨天志晟哥哥说想再和辰乐哥哥一起去汉江吃拉面呢!!辰乐哥哥什么时候回韩国啊~”
“啊,是吗?”钟辰乐笑着,熟练地签下自己的名字,“这次116活动结束我就去韩国~到时候见~”
接着又是下一个粉丝,雀跃着说着别的事,钟辰乐以不变的笑容相应,哄着她高高兴兴地继续挪向身旁的黄仁俊面前。

签售会很快就结束了。钟辰乐跟着116成员们走向后台,脸上挂着微笑,不断鞠着躬,心里却有些走神了。
汉江、拉面……那可是五年前了。志晟又提这事干什么?难道这是最近韩国流行的什么新型营业方式吗?花式炒冷饭?
再说了,又不是和他朴志晟单独去的。
真是要疯了。钟辰乐感觉自己和朴志晟就好像各自握着一根线的两头,朴志晟总是毫无畏惧地拉扯着线,拉得他无比狼狈地跌向朴志晟的方向。钟辰乐只好拼命放松下来,装作若无其事,实际暗暗较劲,为了让线绷直,让两人间的距离僵持着不减反增。

钟辰乐不是没想过更进一步。可随着时间流逝,116成立,初代梦队陆续毕业,他愈发清楚地意识到,他和朴志晟只会聚少离多,渐行渐远。
就这样吧,钟辰乐想。
忙碌的日程安排会冲散他的胡思乱想,钟辰乐周围也不乏有趣的灵魂。只是被别人提起的时候多忍耐一下罢了。只是偶尔夜深人静的时候,钟辰乐会多喝几杯冰咖啡罢了。

可真正见到朴志晟的时候,又是另外一回事了。
比如现在。

-
“辰乐,不让我进去吗?”
钟辰乐缓过神来,犹豫着后退了一步,“进来吧。不过,你是怎么知道我住在这的?”
“仁俊哥告诉我的。他说他今天有事来不了,改天再来找你一起看恐怖片。”朴志晟侧身走过稍有些狭窄的玄关,鼻息有意无意地擦过钟辰乐耳边,“话说回来,你怎么不告诉我你买房了?”
钟辰乐不敢转头,只得出神地盯着面前的白墙,一边祈祷着朴志晟能快点走过去,一边忙不迭地应道:“哈哈,可能最近太忙了,忘了、忘了。”

钟辰乐抽出原本为黄仁俊准备的拖鞋,依旧不敢看朴志晟,“呃,你就换这个吧。”
“不了。”朴志晟低沉的嗓音近在咫尺,“辰乐,跟我去汉江边走走吧。”
什么?钟辰乐忍不住瞟了眼朴志晟,“现在吗?半夜12点?”
“不方便吗,辰乐哥?”朴志晟眨了眨眼,摆出一副撒娇年下男的姿态,“衣服也不用换了,你这样穿挺好看的。”
太狡猾了。钟辰乐咬了咬牙,抓起墙上挂着的风衣披上,“走吧。”

-
夜空下,朴志晟刻意放慢了脚步,走在钟辰乐身边。
“在中国也能看到这样的星空吗?”
“什么?”钟辰乐一愣,这什么问题?
“雾霾不是很严重吗,在中国。”朴志晟耐心地解释着,“是不是看不到星星啊?”
钟辰乐点点头,停下脚步,为了缓和气氛开了个玩笑,“是啊,看不到星星,还不是因为你不去中国~”
朴志晟也跟着站定,皱了皱鼻子做了个鬼脸,“唉你这太over了!”
停顿了两三秒,朴志晟又小声接道:“看不到星星,那你也不来找我...”

语气里的委屈使得钟辰乐心里酸了下,却只得装傻打圆场,“哈哈是啊,咱俩得多久没见了?6个月?”
“7个月又18天。”
这场也圆得太失败了。
钟辰乐急忙又圆了一把,“呃,那咱俩现在不是见到了嘛~我们志晟最近过得咋样啊~”
“不怎么样。”朴志晟的眼神莫名有些忧伤,“没有乐乐,一点意思都没有。”
钟辰乐感到心很累。大兄弟,我这不是不想把话题往那上扯嘛,你怎么就不懂你乐哥的心呢。

可要说心里话,钟辰乐心里其实有些窃喜。
朴志晟说的话太暧昧了。钟辰乐忍不住去想,万一志晟也喜欢自己呢?可他还是害怕。两人之间隔的不只是116和127间的经度差,更是舆论和太多别的东西。为了不受伤,只能一次又一次压下去,无论是窃喜、躁动抑或是什么别的东西。
更何况人会变。
万一朴志晟变了呢?

想到这,钟辰乐仰起头,望着满天的星星,没头没脑地来了句:“你看,星星是不是在动啊。难道是流星?”
“……没有啊。”即便是再离谱的问题,朴志晟仍旧一字一句地回答道:“星星没有在动。啊对了,过几天有流星雨,我们一起去看吧。你这几天都在首尔吧?”

又来了。朴志晟又在拉线了。
三次圆场的钟辰乐精神上疲惫无比,用尽最后一点忍耐力厚着脸皮道:“哈哈,好啊,到时候再叫上初代梦队成员们,咱们一起看吧~”
“不是的,我是说就咱俩。”

嘣。
线断了。
几年间积攒的情绪在各种压力的催化下瞬间爆发,钟辰乐忍不住大声喊了出来,“朴志晟,你够了没有!你为什么总要说这种话?之前还和粉丝说什么要和我来汉江吃拉面,你是有多喜欢营业?你为什么要刻意搞暧昧?你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?!”
明明我那么喜欢你。

钟辰乐不住地颤抖着。印象中成年以后第一次在别人面前爆发,本以为会羞愧地无地自容,可尴尬之余又感到些许解放般的畅快。平常礼貌善良的钟辰乐根本想象不到自己会在别人面前提高音量。喊出来的同时他也意识到,事情已经无法挽回了。
那就让朴志晟讨厌自己吧。既然无法靠近,不如远远地看着他的背影。

可钟辰乐没想到的是,朴志晟迅速红了眼眶,眼泪瞬间涌了下来。
“对不起,辰乐哥,真的对不起……我只是……只是想和辰乐哥一起……我看到拉面就会想到你,看到美好的事物就想和你一起分享……我没有在营业啊,我是真的……喜欢辰乐哥……”
朴志晟哭得和当年被哥哥们整得泪如雨下的小星星一样,鼻头红红的。他轻声抽泣着,捂着脸蹲下了身子。

钟辰乐怔住了。
喜欢?
朴志晟说他喜欢我。
可是——
不能再可是了。
钟辰乐突然意识到,这是他第一次看到朴志晟背对着自己的样子。
印象中,只要转过头,就能撞上朴志晟专注的眼神。笑弯的眼角,扮鬼脸时皱起的鼻子,耐心解释的样子,叫“辰乐”时狡猾的语气,喊“辰乐哥”时撒娇的表情,委屈时红红的眼睛。一切的一切,从来都没有变过。

钟辰乐感到无比后悔。
他刚刚大喊的对象不是别人,而是他的星星啊。
钟辰乐原本是怕两败俱伤,想自己忍着,可没想到,这样还是伤害了朴志晟。这明明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。
原来线什么的,一开始就不存在。是他自己被吸引,向着朴志晟的方向偏移,一开始笨拙地不懂控制,后来却又过于抑制。他最害怕又最渴望的梦成真了,朴志晟真的喜欢他。

-
“志晟,你也...喜欢我吗?”
钟辰乐听到自己哑着嗓子问道。
他本能地蹲了下来,小心翼翼地,像当初无数次做过的一样,靠在了朴志晟的肩头。
“对不起,让你等了这么久...我一直以为,是我一厢情愿的。”
“我喜欢你呀,朴志晟。”

良久,朴志晟抬起头瞪了钟辰乐一眼,“你是傻瓜吗?什么一厢情愿啊!”
“你以为我为什么喜欢Stephen Curry?你以为我为什么那么努力学中文?”
钟辰乐赶忙拍着朴志晟的后背,“对不起志晟啊,都是我的错...”
“你刚才还大声冲我喊!”
“志晟啊,我不是故意的,我错了...”钟辰乐十分手足无措。难道真的无法挽回了吗,不过这也是他自作自受吧....
“那,你亲我一下,我就不生气了。”
...
这🌟还是那么狡猾。钟辰乐也管不了那么多了,凑上前,亲了下朴志晟的脸颊。

钟辰乐正准备起身,却被朴志晟一把抱住了,“kkk,小傻瓜,耳朵都红了。”
“你!那还不都怪你!”
“嗯?什么啊~”
“呀!朴志晟!”
两人打闹了一会,双双躺到在了汉江边的草坪上。

“辰乐,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。”
“你只要相信我,看着我,就好了。我们可是jichen啊。”
“不要再推开我了。”

钟辰乐转过头,果然撞进了朴志晟的眼神里。
那样全神贯注、聚精会神的眼神,因不愿错过任何一个细节而微微放大的瞳孔,和因满溢的宠溺和爱意而勾起的眼角。
朴志晟真的从未变过。
钟辰乐也不愿再挣扎了。
“志晟啊,以前是我对不起你。”
“我们不要再推拉啦,一起走下去吧。”

jichen在一起,才最稳定啊。

Youth (马东)

(熊生日直播里的马灿real少 只好手动磕糖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直播结束后,梦崽们保持着高涨的兴致吵嚷着上了回宿舍的车。在毫不间断的玩笑话和爆笑声中,梦崽们很快就到了目的地,被经纪人们像赶小鸡仔一样护着涌进了宿舍楼。

李马克像往常一样走在最后,笑眯眯地看着打打闹闹的弟弟们,心里莫名有种感慨。用李马克的话说就是:“说实话,有点,看弟弟们都长这么高了,有点,说实话,很欣慰。”

弟弟们。尤其是东赫。

当时说着“我真的很讨厌你”的李马克怎么也不会想到,李东赫已经变成了自己身边最亲近的人。唱着billionaire的瘦弱男孩已经成长成了实力惊人的主唱,舞也跳得干净利落而不失帅气。

东赫也长高了不少。这么看他的背影,显得高大了许多,而且还隐约透露着一股...落寞?

李马克定睛一看,李东赫微微低着头,时而附和着黄仁俊说几句,声音听着欢快,却不带丝毫笑意。

东赫心情不好。

sense精小熊太擅长掩饰自己的情绪,从不允许自己扫其他人的兴,更何况今天是他的生日。

可是李马克一眼就能看出来。纵使再钢铁直男如李马克,少年时代中一旦浸泡了那个人的存在,他的一切便成了呼吸一样自然的习惯,就算不去刻意观察也会洞悉。东赫不开心,有可能还生气了。

正当李马克打算凑上前问个究竟,李东赫突然被一个经纪人叫住,小声嘱咐了几句话便一起朝着反方向往楼下跑去。

李马克一怔,眼看着李东赫和自己擦肩而过,眼睛里分明盛着落寞。这眼神使李马克倍感熟悉。有时,在人群中央逗笑了所有人的李东赫会露出那样的眼神,仿佛他人的欢笑都与他无关。

“孩子们,今天你们想熬夜就熬吧,楷灿和他妈妈吃完饭很快就会回来,你们到时候可以熬到零点一起给楷灿庆生!”
梦崽们这时也已走到了门口,一听这话,更加兴奋地跑进了屋子,洗漱过后便围到了餐桌边,一边玩狼人杀一边等李东赫。

李马克玩得心不在焉,连连瞟向门口。几局过后,李东赫终于出现在了门口。“哇,你们还没睡啊?我好感动哦~”

东北大哥白了撒娇熊一眼,“哎呀你怎么这么慢,都快11点30了!别废话了,赶紧过来玩狼人杀!”

“知道啦知道啦,我先去换衣服,你们等等我啊~”

好机会!东赫落单了!再一想到卧室和洗手间在一个方向,李马克急忙站起来,丢下一句“我去趟洗手间”就离开了餐桌。

真到了卧室门口,李马克却不知所措了。他犹豫了一会,轻轻敲了敲门,“东赫,我能进来吗?”

“嗯。”李东赫的回应十分简短,使李马克完全猜不到他的心情,但也管不了那么多了。

“东赫啊,”一进门,李马克就是一发直球,“你心情不好吧。怎么了?跟哥说说?”

李东赫正巧刚系好最后一颗扣子,抬起头,一双漆黑的眸子死死地盯着李马克,“直播的时候和仁俊又是捂嘴又是搂肩的,到我这里就当起哥了?”

李马克十分委屈,“什么啊,我那是……”

“我就是觉得,就算是营业是不是也太过了?李、敏、亨、哥。”李东赫上前了一步。

李马克傻眼了。他以为口齿伶俐的李东赫又要接着呛自己一句。没想到李东赫突然叹了口气,“明明是我的生日直播啊,马克哥。”

又是那个眼神。

李马克一下慌了,磕磕绊绊地解释道:“不是的东赫啊,我真的没想那么多,我是真把他当弟弟,没有在营业啊!而且,你明明知道,咱俩最——”

“噗哧。”李东赫一改严肃的神情,笑了起来,“哎,我们马克哥还是这么单纯,我骗你的哈哈哈”

眼看李马克一脸“首尔套路深,我要回加拿大”的表情,李东赫赶忙补了一句,“不全是骗你啦。我是有点不开心,那是因为……我想到明年的生日,马克哥可能没办法再这么给我庆祝了。”

李东赫很少说发自肺腑的话,可李马克看他的神情丝毫不像在敷衍自己。李东赫长而卷的睫毛轻轻颤动了几下,定定地抬头看着李马克,仿佛一眼看进了他的心底。

“没关系的!”李马克没头没脑地来了一句,'My youth is yours.'

“什么?”李东赫有些无奈,这哥怎么这种时候都要说英语?

「When the lights start flashing like a photo booth, and the stars exploding we'll be fireproof.」

“啊哈哈,不好意思,”李马克挠了挠头,柔声重复道:“没关系的,因为我的,呃,青春都是你的。”

就算灯火零落,繁星坠落,我也不怕。因为我的少年时代,青春热血,全都与你共渡。

李马克此时万分懊恼自己的韩语不够好,不能把这些话一句一句讲给李东赫听。但眼看李东赫的眼睛一点点亮起来,闪烁着光芒,李马克觉得,李东赫一定听懂了他想说的话。

“不是,马克哥你说什么呢?”

好吧。我想多了。

李马克无语地揉了把熊的头发,有点咬牙切齿,“你这小子真是……不过也行,我用行动证明给你看吧。”

李马克双手搭在李东赫的肩上,郑重其事、一字一句地说道:“就算明年我不在梦队,我们还有127呢。就算不在你身边,10年后,20年后,50年后,我都可以保证,我不会缺席你的任何一个生日。”

要是平常,李东赫早就“切”一声,说着“不在身边不就是缺席嘛!”

可或许是因为李马克的眼神太过真挚热烈了,李东赫只稍停顿了一下便点了点头,“好,我相信你。我也不会缺席你的生日,你的...youth。”

李马克口袋里的手机闹铃突然响了,喧闹的声音逐渐靠近房门。

“马克哥,你的手机——”

相比李东赫的困惑,李马克狡黠而从容地笑了笑,“生日快乐,东赫啊。”

能单独第一个和你说这句话,真好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歌词选自Troye Sivan - Youth.
有点晚了,但生日快乐我们小熊啊~
(顺便刚发现我居然和马克同一天生日,我真的震惊了

星辰脑洞片段1

看I'm Celuv有个地方娜娜用了个词,好像是散发魅力还是勾引什么的,这里乐乐没有听懂,问星星但是星星摇了摇头。听会韩语的条妹说这好像是个贬义词,(猜测)星星不想让乐乐知道不好的词,所以没说。
多甜的星辰啊!!xxj恋爱!!!
所以有了这个后续。给自己喂糖吃。

“志晟志晟,”钟辰乐刚在车上坐稳,立马转头悄悄问紧挨着自己坐下的朴志晟:“刚才渽民哥说的那个,唔,勾引?到底是什么意思啊?”
朴志晟抿了抿嘴,“eyy,这个...不知道。”
“什么呀!告诉我嘛,这有什么好瞒着我的!”钟辰乐不自觉地攥住了朴志晟的手臂,着急地晃了晃。
朴志晟脑子飞快地运转着,接着灵光一闪:“啊!辰乐哥,今天不是有Stephen Curry的比赛嘛!”
“没事,你跟我说完我再看。你快点教教我嘛!”
“唉呀,就是...”朴志晟瞟了眼自己被抓住的手,有些暗喜,“就是...勾...”
不行!
朴志晟一惊,急忙甩了甩头,将自己从恍惚中抽离出来。“这个词意思不太好,辰乐哥你不用知道。”
“什么呀!”钟辰乐气鼓鼓地捶了下朴志晟的大腿,“你就是故意不告诉我!我去问仁俊哥!”
“诶诶诶,别!”朴志晟一把拉住准备探向前座的钟辰乐,“唉,就是...”

蓦地,朴志晟脑海里闪过钟辰乐的样子。

白皙的少年洗过澡后靠在自己身边,漂亮的眼眸里闪着光,目不转睛地盯着Stephen Curry的比赛画面。因为坐得近,钟辰乐身上飘来一股淡淡的柑橘香味。晶莹的水珠挂在他金色的发丝上,比清晨荷叶上最清澈的露珠都要好看。
“志晟?”
钟辰乐突然抬起头,两人的视线撞在一起,朴志晟没来由地抖了一下,掩饰一般看向手中的手机,含糊地答应着。
当时心里那种酥麻的感觉...是什么呢?

“志晟?”
钟辰乐见朴志晟发起了懵,有些无语地推了他一把,“志晟,你说啊!”
“哦哦,”朴志晟这才回过神。钟辰乐一如往常一样专注地看着他,脸上好看的猫咪纹若隐若现。他原本打算随便编个意思蒙混过去的,可鬼使神差地,朴志晟听到自己开口道:“就是...辰乐哥经常对我做的事。”

“哦?”钟辰乐一愣,“那是什么?照顾?”
“呃...差不多...”完了。朴志晟用手捂住脸,你到底要我怎么样才星.jpg。

前排的李帝努刚逗了会黄仁俊,此时也回过头凑热闹,“嗯?照顾?说什么呢?”
“啊啊啊,”朴志晟慌忙摆了摆手,发挥团霸本领,“jeno哥你听错了!”
嗯??李帝努一脸蒙蔽地慢慢转回了身子。看来...我有点累了?要不还是闭眼休息一会吧,明天还得早起参加事前录制。

钟辰乐张了张嘴,刚想说什么,朴志晟赶紧搂了下他的肩,“总之,辰乐哥,这是个...呃...不常用的,古语。古语明白吗?就是废弃的,不能用。用了显得韩语不好。”
“哦,这样吗?”钟辰乐被唬得一愣一愣的,“那好吧,不管它了。啊对了,今天有Stephen Curry的比赛!!我要看直播,志晟你看吗?”
朴志晟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。一天的录制再加上刚才的小风波使得他一瞬间感到有些困乏。
“哥你先看,我稍微睡一会。”
“嗯,好吧。”钟辰乐嘴上应着,手上早已飞快地带上耳机,在手机上调试着蓝牙连接。在视频加载的空隙,钟辰乐扫了眼朴志晟,发现忙内已经靠着自己睡着了。

钟辰乐笑了笑,用没拿手机的左手顺了顺朴志晟的头发。
“唉,辰乐,别动...”朴志晟小声嘟囔了一句,呼吸声又逐渐变得平稳。
钟辰乐吐了吐舌,突然反应过来:诶!怎么睡着了不叫我哥了!这小子!

不过,不叫其实也无所谓,因为...
手机上的画面动了起来,钟辰乐却看也不看,小心翼翼地侧过头,亲了亲朴志晟的头顶。

这样显得更亲近嘛。kkk~

Is it me or the rest of the world?

灵魂拷问:我是个什么垃圾

一次又一次意识到,无关一切,我发自内心爱着音乐。

未来があることにまず感謝しろ😂

憧れはあるけど、ただの幻想に過ぎない。
その確信があるから、期待は生み出さない。生み出せることができない。
歳をとることって、自分がただの凡才っていることをより深く感じていく過程だと、私は思う。